忠臣被刺杀,得知主谋太后大哭,皇上命令:快

  "平台为客忧思多,对酒遂作梁园歌…梁王宫阙今安在?枚马先归不相待。舞影歌声散绿池,空余汴水东流海。"这是李白著名诗篇《梁园吟》中的几句,里面提到的梁园,就是汉梁孝王刘武修建的一座规模宏大的园林,集离宫、亭台、山水、奇花异草、珍禽异兽为一体,是供帝王游猎、娱乐的多功能的苑囿。

  刘武是汉景帝的亲弟弟,很得窦太后的宠爱,被封为梁王,就在今天的河南商丘一带。在七国之乱中,梁王坚定地站在中央一边,为平定叛乱保卫皇室立下了大功,“得赐天子旌旗,出入千乘万骑,东西驰猎,拟于天子”。汉景帝很看重刘武,赏赐他天子旗,他如果到了京城,“入则侍景帝同辇,出则同与游猎”。梁国很富强,得到的赏赐也很多,府库的金钱、珠玉、宝器比京师还多,据史书记载,曹操曾盗掘刘武的坟墓,"得金宝十万余斤,运七十二船"。

  但是,多少繁华忆旧梦,到李白时期,"三百里梁园"早已荒芜,掩映于历史的深处。梁国的强盛转瞬即逝,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恰恰是刘武自己。

  窦太后非常疼爱这个小儿子,对他已经到了溺爱的程度。有一次,刘武进京朝拜皇帝,得到特许住在京城。恰巧汉景帝刚废了栗太子之位,窦太后在一次酒宴上竟对汉景帝说:“吾闻殷道亲亲,周道尊尊,其义一也。安车大驾,用梁孝王为寄。”所谓 “亲亲”,即诸子平等,兄终弟及;“尊尊”即嫡长独尊,也就是父死子继。窦太后这句话的意思就是,兄终弟及和父死子继都是一样的,等你不行了就让你弟接班当皇帝吧!

  汉景帝是个大孝子,听母亲如此说,赶忙跪在席上说:“诺。”

  关于让梁王继位一事,汉景帝确实说过此话,《汉书》记载:“上与梁王燕饮,尝从容言曰:“千秋万岁后传于王。”王辞谢。虽知非至言,然心内喜,太后亦然。”但这种喝酒后说的话怎能当真呢?这次太后旧话重提,汉景帝嘴里答应,心里还是很不痛快,于是找来袁盎等10多位大臣来讨论此事。袁盎等人非常不赞同这种做法,对汉景帝说:“想当年宋宣公死,不传位于儿子而是弟弟。后来他弟弟死了,又把王位还给了哥哥的儿子。但弟弟之子不干了,认为他应当继承王位,于是又杀了哥哥的儿子。就这样国家大乱,祸害不绝。所以春秋曰‘宋之祸宣公为之’。所以此事不妥。”

  然后袁盎又请求拜见太后。见到太后之后,袁盎问:“太后说欲立梁王,梁王如果去世,再立谁呢?”太后说:“我再立现在皇帝的儿子。”袁盎等再次以宋宣公的故事劝说太后,最终太后被说服,并且让梁王回到自己的封地。

  但俗话说“骄子必败家”,梁王刘武就是一个呗太后溺爱坏了的孩子,他得知自己没有当上皇太弟,是因为袁盎等诸大臣的谏阻,对他们十分怨恨。他就和自己的心腹羊胜、公孙诡等人谋划,暗中派人刺杀袁盎和其他参与议嗣的十多位大臣。

  第一位刺客来到长安之后,经过打听,知道袁盎刚正不阿,于是放弃了刺杀,还告诉袁盎后面还有多批刺客前来,要加强警惕。但袁盎并没有放在心上,有一次他坐车刚进入城门,刺客就现身要刺杀他,袁盎大声说:“我乃是袁将军也,你不会弄错吧?”刺客曰:“就是你!”说完一剑将袁盎刺死。一代名臣,善于进谏的袁盎就这样死于非命。刺客最终跑掉,但剑却留在袁盎的身上,经过调查剑乃是在长安新冶炼的,以此为线索,最终将刺客抓获归案。经过审讯,认定是梁王所为,办案的官员认为梁王意图谋反的端倪已经出现。

  这么多重臣被杀,举朝震动,太后听说是爱子梁王所主使并意图谋反,急的饭也吃不下,整日整夜的哭泣。景帝看到母亲不吃不喝非常伤心,于是派田叔、吕季主两个大臣再次前去处理此事。这两人找来案卷,将关于梁王主使及谋反的部分全部烧掉,然后空着手来见景帝,汇报说:“梁王对此事一点不知。是他的下属羊胜、公孙诡所为,梁王不用受到处罚。”景帝大喜,说:“你们马上去觐见太后,告诉这个消息。”太后听说梁王无事,马上坐起用餐,气息很快就平复了。

  之后景帝派遣使者到梁国去逮捕公孙诡、羊胜。梁王将公孙诡、羊胜藏匿在自己的后宫。后来使者催促的越来越急,最终梁王才命令羊胜、公孙诡都自杀,之后才把他们的尸体交出来。梁王的这个态度让皇上非常生气。梁王也恐惧起来,于是派韩安国通过长公主向太后认罪,请求宽宥。梁王亲自进京,背着刑具俯伏在宫廷门下,认罪自请处罚,太后、景帝看到他有认错的态度非常高兴,这才得到宽恕。

  但是从此以后,景帝就开始渐渐疏远梁王了,即使出门也不再和他同乘车辇了。

  公元前144的冬天,梁王又入京朝见。呈上奏折请求留住京师,这次皇上没有答应。梁王回到封国后,心神恍忽不乐。到北方的良山打猎,有人献上一头牛,牛足长在背上。孝王并不认为这是祥瑞,而是对它感到非常厌恶。第二年六月中旬,梁王得了热病,过了六天就忧病而死了。他死后,梁国被一分为五,分封给了他的5个儿子。《汉书》对刘武的评价是:“怙亲亡厌,牛祸告罚,卒用忧死,悲夫!“

  所谓“怙亲亡厌”,就是说刘武依仗母后的宠爱,以亲贵自恃,贪得无厌。刘武已经位极人臣,富甲天下,还不满足,竟想要做皇帝,终于自己走上了不归路。可这一切,那位溺爱孩子的窦太后是脱不了干系的。这个故事几乎是郑庄公掘地见母故事的翻版,不过刘武的下场比叔段要好的多,只是不知一代明君汉景帝是否曾有过郑庄公一样的打算呢?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y1514.com/lishirenwu/19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