蜀王杨秀是如何被冤败落的

  隋朝建立后,当时任蜀王的杨秀游猎遇虎,被芮大年相救,之后遇到了芮莲娘。芮大年也被蜀王封为侍卫领军,到任后,蜀王殷勤招待,不时召饮,甚加宠爱。时光迅速,匆匆又是一月,大年告假暂归,回乡见自己的妻女。   大年锦袍骏马,欣欣还家,左氏和莲娘见了,自然格外高兴。莲娘对父亲说:“自从父亲离开后,大王不时地遣人送回钱米绸绢。”大年惊讶着说:“我怎么不知 道,大王这般见爱,我必誓死相报。”过了很多天后,大年又告别了妻女,回到王府。杨秀温语相加,又设酒同饮,至醉而散。大年感激万分。   一天,蜀王府司录章若水忽命人相请大年饮酒。大年欣然前往,若水殷勤款待。酒过三巡,若水问起了打虎救殿下的情景,连连赞叹不已,顺口又问道:“将军有 几位公子?”大年不禁微叹道:“只有一个小女莲娘。”若水接口说:“莫非是上次殿下临行前,出门拜谢的那一位女公子?”大年点头说:“正是。”若水啧啧称 赞道:“端庄秀丽,兼而有之,果是天人。不知定婚了吗?”大年说:“已在前年春上,定了一家,也是一个猎户,叫邢寿仪的儿子邢定国。”  孔庙大成殿匾额   若水听了他的这些话,不由得一惊,当下不露声色,只是连叫可惜,说是委屈了莲娘的天生丽质。又花言巧语,分析利害,劝大年悔婚,并说可择一坦腹快婿等 等。大年听了,不觉面有愠色,若水见了,便走到大年跟前,附耳低语说:“将军莫怪若水唐突,实是殿下垂爱将军女公子,特遣若水说亲。今闻令女已定婚,实在 为将军可惜,才不辞冒昧,劝将军悔婚。若能和殿下结了亲,将军虽是不图富贵,女公子却得所人哉,也不致埋没了。”大年听了若水一番话,又是喜悦,又是愁 闷。喜的是蜀王有意,愁的是悔婚在当时是十分不好的事。若水知道他的难处,就大包大揽,又问了邢家的住处,要代大年前去退婚。  若水先 去将情况报知了蜀王秀。秀听了非常高兴,便赏了若水黄金百两,另取黄金三十两,交给若水,嘱他交给邢家,作为退婚的茶礼。若水便带了十二名侍卫,携了三十 两黄金,一路向锦鸡山而来。行不多时,早到山脚,寻到了邢寿仪家,几句客套话过后,若水便说:“如今芮大年做了蜀王府的侍卫领军,已将其女献与蜀王,做了 妃嫔。蜀王念壮士非比大户人家,因此特命下官到此,带来黄金三十两,给与壮士,可用以另替令郎配婚。请将芮家的婚帖,给了下官,好去复命蜀王。”   邢寿仪听了,直气得目瞪口呆,一句话也答不上来。突然屋外一声怒吼,蹿进来一个十八九岁的精壮少年,一身猎户装束,生得浓眉两道,剑目一双,到了里边, 将三十两黄金扔在地上,怒目骂若水说:“没有这么容易!芮大年献媚蜀王,胆敢悔婚,晓得邢定国不是好惹之人。就是王子犯法,也要与庶民同罪。做了个王爷, 便要强占人家妻子不成。”一边说着,就要动手。若水袍袖一挥,门外十二个侍卫,一个个刀儿出鞘,冲进了室内。  邢寿仪见了,恐怕动手后不好收场,赶忙喝住定国,一面对若水说:“长官千万别动怒,一切由小人做主,遵命就是。”便进内取了芮家婚帖,交给若水。若水只要婚帖到手,也不管邢定国还在跳脚大骂,径跨上马背而去。   蜀王府司录章若水取得了邢家的婚帖,回到了蜀王府,将婚帖交给芮大年,又报知了蜀王杨秀。隔了一天,大年恐莲娘母女在家,会受了邢家父子暗算,便禀知蜀 王秀,回家接取莲娘和左氏,秀自然允准。大年就带了几个兵丁回到家中,说明事情的缘由。左氏当然欢喜,莲娘更是喜悦。一个猎户,换了个王爷,还有什么不 足。于是一同收拾了应用物件,当夜就搬进了蜀王府中。  蜀王早已命人安排了房舍,给莲娘左氏居住。莲娘左氏母女二人,刚刚从山间草屋来 到富丽堂皇的王府,犹如一步迈进了天堂,真是心花怒放。大年说:“你们既然到了王府,也须去王爷面前叩谢一下。”莲娘倒觉娇羞起来,就是不肯,好不容易给 左氏说动,才低了头,随大年夫妇俩,走入秀的室中盈盈下拜,怯生生地叫了声“大王”。秀多时不见莲娘,觉得格外可爱,忙笑扶她起来。莲娘羞得粉颊通红,只 是垂了头,不敢看秀一眼。  过了三天,蜀王秀便幸了莲娘,享受了一番山中野味,说不尽的旖旎风光,百般欢好。第二天晚上,蜀王府大排宴筵,召饮群僚,非常热闹。正当众人开怀畅饮的时候,突然从殿角上面蹿下一个人,浑身短装束,手中执了一把明光光耀眼的匕首,一个箭步,径奔蜀王席前。   侍卫们齐喊拿刺客,那刺客的匕首已向蜀王咽喉刺到。蜀王秀欲要避让,已是不及,直惊得面如土色。突然蜀王秀后面奔出一人,手一扬,三箭齐出,那刺客一声 惨叫,倒地而死。原来是芮大年见事情紧急,施展了他一手三箭的绝技。这种毒箭,一箭中身已是致命有余,刺客却中了三箭,哪里还会活命。蜀王惊魂方定,即问 可有余党,众人忙四下查看,一时十分紧张。大年借机告知蜀王说:“刺客是小女退婚的那家儿子,名叫邢定国。”秀听了,嘱大年不要声张。   随后,秀召了若水、大年进入密室,商议如何处置。若水沉吟半晌说:“依臣看来,此事还须保密。我们可以悄悄地派人扮作匪人,夜入邢家,将他家人杀死,以 泄王爷的怒愤。”蜀王恨恨地说道:“并不是我心肠歹毒,原是他们自来缠扰。就依章公主意,只是事不宜迟,须在今晚做毕。”大年心中十分不忍,只是不便劝 阻,只好随他们去了。  就这样若水带三十个侍卫,改扮整齐,乘夜色出宫而去。神不知鬼不觉地,已到了锦鸡山下邢家门首。一声呐喊,打破了门,杀了进去。可怜邢家的大小,一任梦中,全不知晓,个个做了刀头之鬼。若水检点被杀的尸身,右查左数,只是七具,离八人却少了一个。   当下大惊,再次令人仔细搜索,发现是少了一个小女孩。若水心想,男丁是一个不能少的,一个女娃子成不了大事,也就罢了。当下,一不做,二不休,索性命人 四面点起了一把火,顷刻之间,邢家的五间瓦屋,一焚而光。七人的尸首,也在火中烧尽。回去复命时,也只说将邢家人全部杀死,对缺少一名女孩之事并不提及。 蜀王秀听了非常安心,也就放心大胆同莲娘亲热,再不用去想什么一个平民百姓之事了。  而那个没有遇害的女孩,却是邢家的小女儿,名叫英 玉,才十六岁,她生性伶俐,胆力过人,还会几手拳脚。这天晚上,恰巧去了母舅家中。舅母申氏,十分喜爱英玉,便留她多玩了几天,方才允许回去,因此没有遭 难。到了天明,突然被一阵打门声惊醒,开门看时,见一熟识之人叫做毕清的,在蜀王府当侍卫,急匆匆跑来报讯,将邢定国因不忿莲娘悔婚,进王府行刺,蜀王命 人去邢家灭门抄斩等等实情告诉了她。英玉听了,一声惨呼,早已昏死过去。  隔了三天,申氏一觉醒来,便不见了英玉的踪迹,却在枕边发现了一封她留下的书信。信中写的是要替邢家人报仇雪恨,橱中白银十两,暂取为路上所用等等,申氏夫妇为此十分惊慌,议论一番,也别无他法,只好随英玉去了。  英玉这次的离开,给太子杨广提供了整倒蜀王杨秀的把柄,促成了隋宫内的又一次兄弟相残的闹剧。  邢英玉听说了自己一家被蜀王杨秀害死的消息,悲痛万分。性情刚强的她暗暗打定了主意,誓死要为全家报仇雪恨。思来想去,明知自己势单力薄,要在益州地 面报仇,万万不能成功,还要白白送了自己的性命,莫如拼着一死,赶往长安,到皇帝驾前呼冤告御状,虽不能扳倒蜀王,让那贪图富贵的芮家父女吃上一刀,也算 泄了这口冤气。  但是邢英玉一个年轻女子,凭着一腔怨愤,想的容易,一旦离了家门,举目无亲,又在半夜过后,竟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了。 这才着起慌来。也是事有凑巧,恰有一批来买药材的商人,贪赶路程,错过了宿店,一行十四人索性乘夜前行。恰好遇上英玉进退两难,便互相打问一番。英玉一听 他们是奔陕西去的,顿时喜上心头。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双膝跪倒,泪流满颊地道:“难女邢英玉,欲上西安寻亲,与同行人走散,也不知前进路径,敬求恩公带 了难女同行。路上盘费,我自行理会,绝不连累诸位。”  众人听了,面露难色。这些人中有一陈姓的客人,年纪大些,心肠慈悲,便做主应了 下来。英玉非常高兴,在地上叩头道谢,径随了这些药材客人,连夜赶路。经风餐露宿,一路跋涉,那英玉终于到了隋都长安。英玉在路上,已将自己的身世、遭遇 和打算,一五一十全告诉了陈姓客人。陈姓客人倒也是个热心肠的人,见英玉这般年轻,有这样的胆气,心中十分钦敬,便收英玉做了义女。到长安,安排英玉住进 了南门大街上的平安客栈,便去替她打听告御状的手续。  一天,陈姓客人正在街上行走,迎面碰上了一个人,招呼他说:“陈老板,你好哇,几时到长安来的,上哪儿去?”陈老板定睛看时,原来是从小相识的一个老友,姓马,名琼,现在在皇帝驾前第一个最得宠信的越国公、左仆射杨素门下当差,充当一名亲随。   陈老板见了他,不禁喜出望外,心里想:“英玉的官司有着落了。”忙携手进了一家酒店落座,边饮边谈,酒过三巡,陈姓客人便低声将英玉之事述说一遍,马琼 哈哈大笑,连声说好。他们两个,匆匆饮完,给了酒钱,马琼拱手告辞,头也不回地去了。陈姓客人回到平安客栈,将事情原委告诉英玉。英玉也自是欢喜,想到一 家人惨死,虽是能报了大仇,但人死不能复生,也不免伤心下泪。  到了晚上,陈姓客人突然看见客栈伙计,带着马琼进来,对陈姓客人说: “我回去后,禀告了杨老大人。杨老大人正和太子商议欲扳倒蜀王,却没有一个起因,如今听了蜀王的不法行为,恰好是一个非常好的把柄。杨老大人即带我同至东 宫,见了太子,将此事说明。太子十分钦敬小姐,当下和杨老大人商议了一回。就立即打发我来到此地,接取邢小姐到相府安身,杨老大人还需要仔细地盘问一番邢 小姐。现在外面有小轿相接,陈老板也同过去好了。”英玉和陈姓客人,自是欢喜,便收拾了一切,相随而去。  不到片刻,已到了越国公府 第。马琼叫陈姓客人在门房先坐一下,领英玉进了内堂。英玉见了杨素,急忙跪伏在地,杨素却含笑说:“你先起来。”英玉遵命立起,看那杨相国,生得一副好相 貌,银盘般脸,两道霜眉,一双虎目,奕奕有神,天庭饱满,地角丰隆,颔下银髯飘拂,越发显得精神旺健。这时,杨素也在端详英玉,只见她浑身缟素,微蹙春 山,泪痕留颊,容颜憔悴,暗暗点头说:“你的冤情,我已大略知道了,只是还不详尽。你此刻可将一切经过,细细说来。”  英玉便将事情始 末婉婉转转地说出,说到一家惨死时,不禁声音哽咽,泪如雨下。英玉说毕,又拜倒地上说:“希望相爷替难女申冤,来生当犬马图报。”杨素点头说:“你快起 来,不要悲伤。我敬你小小年纪,有这番孝心,难能可贵。你尽管安心在此暂住安歇数天,我代你奏本申冤好了。”  当下杨素又将有关系的人 名,重新核对一遍,用笔录下,才命使女送英玉到内房安歇。杨素便在灯下写了奏章,罗列了蜀王罪状,想要一本参倒,足足费了杨素两个时辰,才把奏章写好。此 时已过酉时,杨素也顾不上安歇,袖了本章,乘夜到了东宫,将奏本交与太子广过目。杨广细细看了一遍,非常高兴地说:“这样写就已经很好了,无须改动了。” 杨素方始告辞回府。  到了天明,杨素袖了奏本,来到朝廷。待隋主上朝坐定,百官山呼朝见,杨素便呈上奏本。隋主见相国有本启奏,便先取 阅。看过,不禁勃然大怒,即问杨素说:“邢英玉现在何处?”杨素答说,暂由老臣收留府中。隋主即命内侍,去杨素府中,传到了邢英玉,又亲自讯问了一番,便 命退下。即下敕诏,飞召蜀王秀还都。另下一道敕令,遣使将芮大年、芮莲娘、章若水等一些人,押解长安,听候问讯。  两道敕令下去,使者昼夜兼程,毫不停留,不多时间就到了蜀王府。杨秀接了隋主手敕,非常惊慌。百思无奈,只得进都。一面又交出了芮大年等人,一路同到长安。   杨秀见了隋主,隋主怒容满面,不与秀多言,即命将秀与芮大年一干人等,送诸法司,命杨素等人细细按治。太子杨广闻听已将秀付了法司,心中说不出的欣慰, 表面上又装作爱弟弟的神情,邀同诸王进宫,为蜀王求情。隋主勃然大怒说:“以前秦王有过奢靡浪费,我以父道相责。如今秀竟残害生民,草菅人命,我将以君道 处治。汝等弟兄,要各自修好,不必多言。”太子广才装作悻悻而退。  到了第二天早朝,杨素回奏说:“按治得实,邢英玉并未虚言。”隋主 大怒,竟命斩秀于市中。群臣大惊,跪伏殿廷,代为乞免。隋主怒气稍息,便命先将芮大年、芮莲娘、章若水三人斩首,秀仍付有司收押。邢英玉代父雪冤,其志可 嘉,着赏黄金五百两,彩绢一千匹,每岁赐禄五十石,以酬其孝。  太子广见隋主如此处置,深恐隋主日久心慈,赦了蜀王,便派人制作了木 偶,上面刻了隋主及汉王杨谅的姓名,下边又署上:“请九天神圣,速遣神兵,收取杨坚、杨谅神魂”等等。又将木偶缚手钉心,命人埋在华山下面。一面告知杨 素,叫他派人发掘出来,作为罪证。杨素又编造了蜀王的一些罪状,说秀妄造图谶,经常讲京师出妖异,蜀地出祯祥。  杨素还伪造了蜀王的檄 文底稿,文稿中写有“逆臣贼子”、“专弄权威”、“当即整师问罪”等语,一并列入奏本,连同伪证,上呈隋主。隋主见了,连连拍案骂道:“天下竟有这种不肖 的子孙!”即下诏废杨秀为庶人,幽闭内侍省,不准与妻子儿女相见。自此,太子杨广终于又少了一个心腹之患。隋主在处理完蜀王之案后,虽有些后悔,但要顾及 自己的尊严,不便再行赦免,省得朝臣窃笑,只好不去顾及父子的情分了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y1514.com/lishiwenhua/1094.html